longlegs-pikachu

【VJin短打】表白那些事儿

高中生同学设定,OOC私设如山,随手一篇,写的有点儿傻气。


请勿上升真人


纯属自娱自乐产物






金泰亨犹豫了很久很久,他想去找金硕珍表白,还在犹豫阶段的“想”。


上学校路上想着想着就被一个女生拦了路,他听着女生结结巴巴的表白,脑子里先想到的是自己到时候去表白可能状态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对,是一定好不到哪儿去。


平时再怎么能说会道耍聪明,嘴皮子再怎么溜,在喜欢的人面前也得成磕巴甚至哑巴。估计还会做一些又笨又蠢的事,这可怎么办……


明明我的灵魂那么有趣,却怕你看见它的千分之一。因为我怕一个小小的举动就会惹你不开心,或者觉得我傻。


金泰亨听完女生的告白才出声,“你说你知道我会拒绝,那你为什么还表白?”


女生红着脸,“我……我给你写了很多情书,上面都没有留名字,我不说的话你不知道那是我。”女生的声音越来越小,“本来我想把对你的喜欢藏起来,还像以前那样每天给你写一封情书……”


 “为什么又想告诉我了?”


女生都快哭了,“我不想有遗憾。”


遗憾吗……


金泰亨一脸顿悟地看看她直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我有喜欢的人,喜欢很久了,我想追他。”


“虽然这么说有点儿伤人,但是谢谢你让我下决心去表白。”


于是周五的晚自习结束后,金硕珍背上书包刚迈出班级的门就被堵了个正着。


不多时,他们站在操场里围放体育器材的小屋后面,四处无声,连夜色都静谧。


金泰亨手插着兜,不敢抬头瞧那人的脸,“问你个事儿。”


以金硕珍对这位同学的了解程度,他觉得这人可能是来找自己收保护费的,“……你问。”


金泰亨轻咳两声,踢了踢地上的土渣子,“你有喜欢的人吗?”


啥?


金硕珍觉得这事情发展有点儿不对,现在收保护费还视情感状况而定吗?


“没有。”


“那你……”


大概是紧张了,金泰亨说话开始有结巴的趋向,半天只蹦出两个字。


当面表白需要的勇气真的是难以想象,只有亲身体会才知道。


金泰亨放在口袋里的手攥成拳头,紧张的一身是汗,他要是照照镜子没准儿还能看见自己红的跟番茄似的脑袋,可以说是毫不夸张且生动形象。


我喜欢你四个字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话一说出来,金泰亨架起来的肩膀像是泄了气直接塌下去了。


快速说完了那句话,金泰亨抬起了一直垂着的头,紧紧盯着金硕珍的眼睛。


那句话像是在在嘴里嚼了很久的肉筋终于咽了下去,可嗓子还是噎得慌。


他在等,等金硕珍的答复,等一杯水缓缓嗓子的堵塞感。


他想,这辈子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感受了,为了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做个傻逼。不是,心甘情愿的被当成傻逼。


金硕珍听完金泰亨的表白,眨了眨眼睛。


“你刚说太快了我没听清。”


“……”又是这该死的沉默。


其实,说实话,金硕珍被盯得腿有点儿抖,但他又不敢露怂。天知道刚才金泰亨要的是多少钱,自己若是犯怂答应了,钱包怕是会瘪下去不少。


万一还有商量的余地呢,万一还能砍砍价呢。不能怂不能怂,可千万不能怂。


一分钟过去了,金泰亨在金硕珍眼里看到的全是茫然,其他情绪一点儿没有。那双眼睛干净得很,明明没有灯还能看见瞳孔映出的自己,一身束缚,满脸紧张。


看来是真没听清。


金泰亨的身子僵硬,他的脸发烫,呼吸抖的不成样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气的。


虽然是意料之外的对话,却半点不影响带来的失落跟难受。就像黑童话里王子攒了三年才说出的“我爱你”这三个字,公主微笑着说风太大你再说一遍。气的都想打人,知道我多费劲才鼓起的勇气吗?


豁出去算了。


“我刚才说我喜欢你,你表个态,快点儿。”


金泰亨看着金硕珍那张没什么情绪的脸,他扯起一边的嘴角,“你不觉得一个男生说喜欢你很不正常?”


没用恶心,变态的字眼,因为金泰亨不想这么形容自己对金硕珍的喜欢。


“……”金硕珍面无表情其实是被吓得,他的腿依旧在抖。


一个平时几乎没打过交道甚至是偶尔瞪自己几眼的人忽然说喜欢,而且还是个……男的……


思来想去不知道怎么开口,倒不是多讨厌同性恋也不是多讨厌眼前这个人,金硕珍看着面前快爆炸的金泰亨心想我多少说句话先缓解一下这尴尬的气氛。


可他刚动了动嘴唇说了个“我”字。


“*的不许说你又没听清!”金泰亨怒目圆睁。


这回腿不抖了,直接软了,金硕珍跌坐在地。惯力让他的头微微低垂,屁股痛得他直咧嘴,但由于角度问题金泰亨并没有看见。


金泰亨眼皮跳了跳,眼睛猩红,心里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自己给他带来的压力就这么大吗,或者说,他觉得这有那么不正常吗,有那么……恶心吗……


像是受了屈辱,一个没控制住,金泰亨那叭嗒叭嗒的眼泪就在金硕珍眼前的地面上炸成水点子,他一抬头就看见金泰亨脸皱的不行,眼睛用力地闭着,咬着牙,哭得没有声音,样子也丑的很。


呀这人怎么哭了?


“你别哭啊整得像……”整得像我欺负你了似的。


金泰亨瞪眼珠子就是一记眼刀。


虽然他现在的样子毫无威慑力,但金硕珍还是全身抖了抖,没说出口的后半句硬是给憋了回去。


妈的,哭个屁啊,金泰亨自己边哭边想。算了就一次,以后不哭了。


抽了口气儿吸吸鼻涕打了个哭嗝,金泰亨抬胳膊用校服袖子过脸上的水,顺了口气,张嘴就是连珠炮:“我喜欢你,我不觉得这种感情这种想法很恶心,我没想到你会这么,这么不接受,这么抵触但是,但是我还是得说,我不说我怕我遗憾啊,算了你爱咋想咋想吧,以后别让我碰见你我怕我再跟这次似的忍不住跑来找你说然后被你当成傻逼。”


金泰亨大概是失去了语言逻辑。


话一股脑的倒出来了,气也能喘匀了,金泰亨把金硕珍晾地上自己转身就走了。


金硕珍被晾的风中凌乱。













我没写完。


End/


评论(16)
热度(47)
©longlegs-pikachu | Powered by LOFTER